新常態給互聯網保險帶來了什么

新常態給互聯網保險帶來了什么

  朱超棣
  
    互聯網保險作為保險業發展的新興業態,關系保險行業發展的未來。在我國經濟新常態的背景之下,互聯網保險又面臨著監管逐漸寬松、金融服務去中介化、創新路徑選擇等一系列挑戰和機遇,為了應對這些挑戰,互聯網保險行業只有不斷試錯、不斷創新,從產品極致創新、服務極致創新兩個方向入手,探索傳統營銷模式向互聯網營銷模式的變革路徑,才能最終化繭為蝶,振翅高飛。
  
    互聯網保險模式尚未定型
  
    互聯網保險=傳統保險+網上銷售?作為一種新興金融業態,互聯網保險的具體形式并未定型,無論是產險還是壽險,就目前而言,主要還是將互聯網作為一個新的銷售渠道。而所謂互聯網保險產品,大部分都是傳統線下的車險、意外險、分紅險、萬能險這些產品重新包裝、備案之后直接拿到互聯網上銷售的。而這些傳統“互聯網保險”在投保售出之后,后續運營、出險理賠依然要依托線下的渠道來進行,雖然各大保險公司逐步推出了提供理賠服務的APP軟件,但在目前看來,其所能發揮的作用還是比較有限的。
  
    互聯網保險=新險種+見光死?除了將傳統保險產品改頭換面搬上互聯網銷售,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同樣催生了新的保險產品。具體而言,就是針對互聯網時代的新風險、新需求,在保險保障的內容和模式上進行變革創新。比如在財險領域,隨著大屏幕智能手機的普及,手機碎屏意外險應運而生,為購買此類手機的消費者們保駕護航。人身險領域則是噱頭不斷,“賞月險”“霧霾險”“世界杯遺憾險”層出不窮,實際都是捆綁了附加給付條件的短期意外險產品。然而,許多新險種的經營持續性卻比較差,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常是賺足眼球后便歸于沉寂。
  
    新常態給互聯網保險帶來了什么
  
    寬松監管:機遇還是挑戰?相比于過去按照傳統保險監管模式對互聯網保險進行監管的做法,新常態下,監管部門簡政放權,充分發揮市場的作用,而互聯網保險所面臨的監管環境無疑會更加寬松。2014年12月,保監會發布了《互聯網保險業務監管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這是保監會自2011年之后第二次就互聯網保險監管規定征求意見,在最新一版的征求意見稿中,保監會首次明確了部分險種可以跨區域經營,取消了上一稿中對第三方保險銷售平臺凈資產和合作備案的要求,更在弱化了上一稿中諸多具體的監管處罰規則,這意味著監管部門正以更加開放的心態對待互聯網保險業務。
  
    然而,“寬松監管”并不是沒有監管,屬于自由競爭的當然要讓市場來做主,屬于嚴格監管的也不會讓市場放任自流。在2014年,保監會相繼叫停了“霧霾險”“世界杯遺憾險”等“噱頭險種”,并做出了相應的處罰,還在年中暫停了部分公司網上銷售理財型保險產品的業務,對于互聯網保險的健康有序發展起到了一定作用。
  
    去中介化:狼真的來了嗎?新常態下,原有的發展模式勢必受到新模式的沖擊,在金融保險領域內,去中介化正愈演愈烈,無論產險還是壽險,越來越多的“類保險”產品不斷涌現,在對保險公司造成危機的同時也刺激著保險公司不斷推動變革。產險領域,比如電商平臺推出的延保服務,由消費者支付一定對價后而由銷售者而非生產者承擔保修期外的維修責任。
  
    去中介化對銀行、保險業的發展造成了巨大的沖擊,但更是一種理念上的變革。實際上,去中介化并非無中介,無論電商平臺、抗癌公社,實際都是中介組織。去中介化,實際上去的是那些傳統的與新常態不適應的組織形式,這也是保險公司變革的方向所在。
  
    多元創新:產品第一還是體驗第一?互聯網保險創新有兩個方向:產品創新,把主要精力放在開發新產品,新險種,開拓市場上;服務創新,把主要精力放在優化現有產品線,更新服務流程,穩定現有客戶群體上。
  
    產品創新相對比較直接,隨著新常態的深入,一些新的風險也會暴露出來,而在這些新風險因素的管控上,保險無疑能夠發揮一定的作用。這種新的風險,可能是因為新技術發展而產生的,比如計算機硬件產品崩潰的風險,資本市場高頻交易面臨的通信延遲風險,也可能是原有的風險因素由線下轉移到線上,比如互聯網金融的資金安全風險,線上交易的信用風險。而這些風險出沒之處,也是保險業大顯身手之處。

新常態給互聯網保險帶來了什么

服務創新抽象,但卻是互聯網“極致體驗”精神的精髓所在,通過將傳統冗雜的投保、核保、理賠、核賠等環節簡單化、便捷化,讓保險化為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一個單純的商品。新常態下,保險的形態或許將不再是一錘子買賣的商品,而是隨著投保那一刻不斷前后延伸,上下拓展的綜合服務,回歸互助共擔的本源。
  
    互聯網保險發展的對策與建議
  
    極致產品:簡單、便捷、標準化。在互聯網保險領域,只有兩個方向。首先便是產品的極致:簡單、快捷、大量的標準化產品。而這恰恰是傳統保險產品所缺乏的,傳統保險產品作為一種專業性、復雜性的金融產品,普通消費者難以具體感知,需要有專業銷售人員進行解說才能完成投保、理賠等業務流程。
  
    具體而言,互聯網保險產品不是傳統保險產品的簡單復制,不能把保險合同往網絡上一搬了之,而是要開發一些全新的、適應互聯網特征的保險產品。就如同壽險領域中的小額簡易保險一樣,通過一些技術手段如費率提升,保額下降、縮小保險責任范圍等來免除冗雜的風險識別、風險控制措施。如此,產品標準化將是互聯網保險的必由之路,實際上,我們觀察互聯網保險市場的現狀也可以看到,數量最多的產品是意外險類的,不分年齡、性別,快保快賠,這類產品就是高度標準化的樣本,做的就是短平快,以量取勝,目標是獲取大量的客戶,加快業務流程,不僅投保快、理賠給付也要快。
  
    極致服務:全面、周到、個性化。新常態意味著互聯網全面、深層次地介入到每個個體的生活當中,通過大數據獲取與分析,保險公司將可以做到對每個個體風險的深度認知,從而為每個被保險人提供個性化服務。這就是極致的第二個方向:極致服務。近日輿論關注的社會化征信系統便是如此,通過每個個體在互聯網的日常行為數據刻畫其互聯網形象,從而確定其風險水平。比如華泰財險的淘寶運費險,其保費費率就與用戶的歷史退貨數據相關聯,這就是針對不同風險程度群體所進行的差異化費率策略。而在互聯網大金融的背景下,如果將數據接口打通,保險公司更可以針對每個被保險人不同的資產負債結構為其量身定做保險保障計劃,通過互聯網云計算規劃財富的效率和準確性更加大大超過現有的人工理財經理的水平,在提升保險公司效率的同時還能起到降低運營成本的作用,為被保險人帶來互聯網時代的全方位立體化保障。
  
    在新常態下,保險業不僅僅作為金融系統的一份子與銀行、證券等金融同業交流數據,更會接入政府社會治理系統,獲取每個被保險人金融系統和互聯網生活之外的現實生活數據,而這些數據的掌握,對于精確刻畫個體風險水平,實現個性化服務。比如將在2015年面向全國全面推行的醫療保險大病補充保險制度,就是將商業保險公司引入社會保險服務管理體系,保險公司在為社會保障體系提供額外保障的同時,也能獲取被保險人享受醫療服務的日常獲取,從而具體刻畫出被保險人的健康風險水平,進而為其提供科學合理的健康保障服務。
  
    新營銷:爆點、口碑、輻射擴散。具體而言,網站建設伴隨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人們的消費和投資行為都呈現出快餐化的特征,保險營銷自然也必須順應這種趨勢,要激發起隱藏在網絡背景下巨大的長尾需求,互聯網保險需要找到一些引爆點。2014年的眾多“噱頭險”可以視作保險公司的一種嘗試,但這種嘗試已經觸及了監管部門和社會大眾的紅線。不過也有一些比較成功的作品,如泰康人壽推出的“求關愛”,就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在微信社交圈中掀起了一股熱潮,最傳統也最簡單的口口相傳成為了互聯網營銷的利器。這證明壽險產品除了依靠高收益率這種“蠻力”之外,在營銷上確實能夠做出一定的創新和突破,依托互聯網傳播的特征所在,每個個體作為一個節點都可以向外輻射,只要能夠在用戶的痛點上投下一顆小石子,就能夠激起網絡大潮下的千層巨浪。